二十四桥明月夜

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追随Ⅴ

设定大概是跳舞出身红破天际攻×小小小小小粉丝受

前文戳tag

————————————————————


睡得昏天暗地的时候,电话响了。

当然,一个是叫不醒装听不见的黄子韬的,于是助理何芷矢一脸淡定的继续拨通着黄子韬的电话,终于那头被接通,还没等黄子韬不耐烦的发火,何芷矢就冷淡的夹着电话涂指甲油边说,“舞佳舞知道吗?”黄子韬困倦的脑子愣了好几秒才回,“……嗯。”

何芷矢看着自己海蓝色的指甲油,心叹这个颜色今年肯定流行死了。“他们公司想和我们合作,由我们提供他们活动的服装,变相形打广告吧,双方有利。”黄子韬只想睡觉,他翻了个身,“行,叫王榆温去和他们谈,我睡觉了累死了……”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科科,何芷矢小心翼翼的夹着一颗塑料小星星放在食指上,“他们的老板,杨文昊,想和你亲自谈。”说完赶紧用手把手机远离了耳朵。

砰——啪!

黄子韬从床上摔了下来,连滚带爬的爬起来找到了摔地上的手机,他兴奋的一撩头发,“我马上来!”何芷矢一听连忙诶诶两声打断了黄子韬要挂电话的想法,“晚上7点呢,这才几点啊大哥?”

黄子韬迈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他无奈往床上摊着,搂过一旁一米八杨文昊等身抱枕,埋进抱枕里。

他兴奋的打了个滚,嘻嘻的无声笑着,黄子韬转念又想,此杨文昊会不会非彼杨文昊啊,人名相同何芷矢为了让他有动力干活故意语气暧昧吧……

他沉思一会,登上微信,噼里啪啦的给何芷矢发了条微信。

桃桃蜜糖水:他们工作室有没有留下电话啊?

芝士就是力量:这不是废话吗……

桃桃蜜糖水:怎么跟你老板说话的,快点,电话发过来

很快何芷矢就把电话发了过来,黄子韬细琢磨了一番,冷静的深呼吸了几遍,抖着手拨了过去。

那边嘟了几声,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喂您好?”明显不是杨文昊的声音,黄子韬有点失望,他挠了挠头发,他轻咳一声,“您好。杨先生。我是The H的创始人,黄子韬。”

“杨先生?”那头的男人一愣,声音都带了几抹笑意,“您稍等……”接着话筒被他远远拿开,大声吼了声,“杨文昊!找你的!”

黄子韬怔住了,他不由得握紧了手机,手指尖都泛着白,终于一阵窸窸窣窣之后,那头响起了低沉沙哑的声音,“喂?”黄子韬激动的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深深吸一口气,他咬了一口抱枕,捏了捏手心,“你、你好。我是黄子韬。”

杨文昊闭着的眼睛睁开,他看了眼座机上的来电显示,“你好,纸桃。”

一句来自偶像的“子韬”把小粉丝激动的不知今夕是何夕,他抖着嗓子,“那个,您好,您是想和我们合作是吗?”杨文昊听着小粉丝的一把软糯的小声音变得有些奇怪,在听听这语气,就知道小粉丝激动了。

他想着小粉丝在飞机上看见他的脸蛋红彤彤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好笑,其实杨文昊对于一系列的遇见不是有过疑惑,换一个人早就怀疑是有心机故意的了,但是偏偏是黄子韬,干净无暇,那样子仿佛一点都不知道悲伤和难过是什么。小孩子一个。杨文昊觉得他很难得,也多了几个耐心和他聊天,“嗯,具体我们七点的时候再说好吗?”

等挂了电话后。黄子韬还有点懵,他瘫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看了十几分钟,接着猛的坐起,跑到浴室洗澡剃胡子,要不是刮腿毛他觉得gay兮兮的,连着腋毛他都要剃了。

挑了几套衣服,最后还是选了套最具他们The H特色的衣服,琢磨一会首饰,喷上香水,捏着点出门了。

站在包厢门口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犹豫,即将见到偶像的喜悦终于退了一点,他想着要不要换王榆温过来详谈,身后就传来声音。“怎么不进去?”

他猛的一回头,往后一退,背直接撞到门上。

“昊昊晚上好,”黄子韬扯出一抹略带尴尬的笑容。

男人戴着黑色的墨镜,穿着无袖的黑色T恤,露出白皙却肌肉很漂亮的手臂,杨文昊之前是有纹身,之前拍戏有一个露上身的戏,因此洗掉了纹身,只留下了脖子和手上的,裤子依旧是惯例风格,不破不行,鞋子和黄子韬脚上的这双,一模一样。

男人大嘴唇子有着裂开,估计今天没涂唇膏。

杨文昊看着面前的大男孩,总算和店铺首页的那个妖孽的美人融为一体,他笑了笑,“进去吧。”

推开门里面只有上好的菜,空调温度被调得不是很低,菜还缓缓冒着热气,黄子韬找了个位置坐下,杨文昊紧接着坐到了他隔了几个的座位,不是很亲密也不是很疏离。

黄子韬打破了尴尬的氛围,扯出了今天主要的话题。

等谈完了约好了明天签订合同的时间,两人又开始相顾无言,黄子韬就埋头吃东西。

追随Ⅳ

设定大概是跳舞出身红破天际攻×小小小小小粉丝受

前文戳tag

评论区链接食用更好哦!

给个推荐点赞评论吧爱你们,么么哒

























直到要下飞机了黄子韬才有种恍惚的感觉。

杨文昊走之前看了下甜蜜蜜的猫咪,“你叫什么?”黄子韬见杨文昊还执着这个问题,他嘿嘿一笑,“黄子韬。”

杨文昊暗暗记下了这个特殊的男孩子,名字也很特殊,叫黄纸桃。

黄子韬难为情的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声又坚定的道,“你要加油,我会一直一直一直喜欢你的!”杨文昊动容的笑了一下,按耐住了想要摸了摸黄子韬柔软的头发的欲望,他说,“我会加油的。”他还想说你也要一直喜欢我,但是有点儿矫情,他就没说了。

黄纸桃……

真可爱啊。

黄子韬坐上出租车时还是傻乐着的,他忍不住摸出手机他忍不住摸出手机和群里的秃头少女们瞎扯。

翠花:心塞塞,传闻昊哥有女朋友了

怼怼:安啦,迟早的嘛

芝士:我刚刚看到一个分析的有理有据结果被打脸女方有对象的

十八:哎哟。所谓的有理有据也是添加了自己的脑洞呀

翠花:可是他有女朋友的话有点点难过

蚊子:科科,王子奇都有老婆了,我还不是爱他爱得要死要活

第一秃:哈哈哈发出无情的嘲笑

十八:蚊子和王子奇

群群:没

翠花:有

南南:缘

刀刀:分

桃桃蜜糖水:宝贝们!我!桃桃!再一次的!碰到昊昊啦!

翠花:你他妈????

刀刀:我确定了,桃桃和昊子有缘分

南南:现在加入我好桃大军还来得及

翠花:我站昊我

十八:我站我桃

怼怼:那……那我站好桃我

芝士:楼上要点脸

怼怼: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刀刀:我也想站好桃我,桃桃,多么可爱的男孩子

蚊子:站奇我的好累

芝士:要不你带我一个?

桃桃蜜糖水:好桃是啥?

迎宾:emmmmm要不要告诉他呢

第一秃:哎呀就是昊哥×桃桃啦

黄子韬打字的手一顿,他喉结动了动,耳尖微微发红,这群人,他无奈的叹口气。

南南:桃桃人呢?害羞了?

刀刀:嘻嘻嘻嘻嘻嘻

蚊子:求求楼上不要笑的这么猥琐

双关:冒泡

南南:抓住双关!

芝士:双关好久没出来了

南南:是呀是呀想你

双关:你们在聊啥呀?

蚊子:谁给双关补一补

芝士:[影帝杨文昊递水给漂亮小粉丝,难道这就是爱情吗?][桃桃蜜糖水又遇见杨文昊的截图]

双关:有……有点甜

晓依:@桃桃蜜糖水 你遇到昊哥,有没有照片什么的?

桃桃蜜糖水:昊昊没让拍

晓依:哦

群群:嘤嘤嘤我高中没人权啊好累哦

南南:怎么了群群?

群里的话题一下子就被带跑了,黄子韬也到家了,他伸了个懒腰,黄子韬看了眼打表器上的数字,扫了扫微信付了钱,师傅还好心想帮忙把行李拿上去,黄子韬说明了有电梯,领着可沉的行李进了小区。

目瞪口呆的看着电梯维护的条子,他望了望楼梯,搞不清楚当时为什么买24楼。

行李很沉,装了不少礼物,他自我安慰员工和朋友收到这些礼物会开心得要mua他一口,有价值的,才忍住要丢东西的冲动。

24楼是复式双层,24和25楼其实都是算黄子韬的,隔壁一直没有卖出去,前年思来想去最后买了下来,打通了房间。

衣服黏黏糊糊的全是汗,他喘着粗气瘫在自家门上,想着一会洗完澡就睡,输了指纹和密码,打开门飘出一阵灰尘,黄子韬赶紧用手扇了扇,好久没回这里了,之前一直为了赶工作待在离工作室近的助理家里,要么就是去青岛见见家人,或者追杨文昊的行程。

他捏了捏鼻子,看着家里,犹豫了许久,黄子韬摸出拨了家政的电话。

等真躺倒床上,已经是三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他等家政走了后,还收拾了行李,换洗了那个丑死了的床单,接着洗澡,洗衣服,最后倒在床上的时候已经没了半点力气。

想着今天还没去杨文昊的超话打卡呢,黄子韬强行睁开沉重的眼皮,摸出手机,迷迷糊糊的也没看清到底打没打,就睡了过去。

再提杨文昊那边。刚落地就匆匆去了舞蹈室找人,黄景行和林梦在那等了半天了。

杨文昊踢了脚散漫的林梦,“滚过去点。”林梦微微挪了挪屁股,“凶个屁。”杨文昊一摊沙发,“怎么了急着找我?”黄景行正在玩弹球呢,随口道,“一直给公司提供表演服装的服装店跑了。”杨文昊眉头一皱,他是很臭美的一个人,甚至要求朋友也得要非常fashion,公司表演服装早年也是自己跑了很久,对比了才决定的,一直有那么多年了,居然说跑就跑了,“怎么回事?”

林梦抬眼皮瞧了瞧他,“被对面那公司撬走了呗。”杨文昊摸了摸口袋,没找到烟,顺着还摸了林梦口袋,也没有找到,林梦连连大声叫唤,“诶诶你干嘛呢!被气疯了啊?摸老子干什么?”黄景行乐得,“得了吧你,我们昊哥钢铁直男。”

“滚,老子找烟,”实在没有找到,杨文昊开打火机玩,“找过呗。”黄景行瞥了眼,“你平时的衣服太贵,临时用别的我怕掉了我们的档次。”

正说着呢,林梦那头王子奇来了电话,林梦应了几声后开了免提,温柔的声音也顺着信号另一端传了过来,“别着急了,我刚找到了。一家网店,叫The H,不必以前的那家差,挺平价的。关键他们家模特又高又帅,看着都潮。”

说着王子奇发来了链接,杨文昊点开,店铺的首页,一个高挑的青年映入眼帘,他纤细修长似女孩子一般漂亮的手里夹着一根烟,烟雾有些遮住了青年的五官,模糊不清中有双朦胧的桃花片,那当中含着点点冷淡,饱满的猫唇应该是涂了口红,被刻意的画到了下巴,下颌角锋利五官却颇为妩媚,一时间男女性之美全然并容,在这个男人身上,熠熠生辉。照片是黑白色的,只有眼睛是有颜色的,画了桃红色的眼影和狭长的眼线,一般来说男人这么浓得妆是很怪异的,却因为这双眼睛,变得多姿。

他穿着工装背心,薄薄的肌肉不是很夸张,女性化的五官却扑面而来男性的荷尔蒙,杨文昊嗅到了丝桃花酒的味道,夹杂着鸦片花和烟草的香气。

这个是,黄纸桃啊。

杨文昊喉咙上下一动,眼睛微缩,林梦看着杨文昊久久未出声,好奇的望了眼,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照片的男人,“好家伙,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咋形容啊我靠,这……”黄景行一听这家伙的词不达意,凑过来跟着看。

杨文昊面无波澜,点进店铺看了看,接着他对着林梦手机道,“目前没问题,联系一下店铺老板,去他工作室详谈。”

追随Ⅲ

设定大概是跳舞出身红破天际攻×小小小小小粉丝受

前文戳tag

链接看评论

————————————————————

其实黄子韬身为一个青岛人,按理说怎么样店铺的工作室应该建在青岛,但是多多少少粉丝心理,设在了重庆。

喜欢杨文昊大概是在大一的时候,那个暑假没回家,在外头做暑假工,刚开始工作没开始的时候,他想着发传单打发时间,怎想炎炎夏日发传单是件这么痛苦的事,他天生怕热,还嫌弃汗水这种东西,可是吧,干活赚钱怎么可能不出汗,他想着买杯奶茶,但是一杯奶茶十三块钱,一天发传单才一百五,他在店外面看着色彩斑斓的菜单半天,灰头土脸的跑到隔壁小商店买了瓶冰可乐咕咚咕咚的灌着,二氧化碳带来的冲击一股脑上了脑袋,他摇了摇头,看着商店小小的电视机里,有一个男人在跳舞。

那个男人似乎跳的是街舞,刚开始一脸严肃到后面却控制不住表情笑得牙龈都快露出来了。

光芒万丈、扣人心弦。

他抖着嗓子问着替家人看店铺的小女孩,“小妹妹,这个是谁啊?”小女孩诧异的瞧了他一眼,“好像叫什么杨文昊,一个十八线小明星吧。”

黄子韬汗水滑进干涩的眼睛,一阵难受着他也强行睁开眼睛看着电视机的男人,在这个略有些黑的小店,男人跳着心爱的舞蹈,每一个舞步都发着光,黄子韬握紧手里的可乐,暗暗记下了这个名字。

他听道电视机里的人说,“杨文昊淘汰。”

黄子韬目瞪口呆,那个帅气冷峻的男人低头一笑,他和对手友好的握手,他明明很难过,却是笑着的。

他想,杨文昊一定会红。一定。

时间拉回到现在,转眼追了杨文昊这么多年,看着他逐渐进入大众视野,带领着街舞文化也一起被观众肯定,参加综艺、拍广告、甚至拍电视剧,无论是猜疑嘲笑亦或者追捧鲜花,他不忘初心,依旧传播着地下街舞。

终于在去年的一部电影中,他演了一名八十年代跳舞不被理解的同性恋男人,电影结尾是悲剧的,被以为小众文艺电影的票房会惨淡,毕竟这类电影通常都是叫好不叫座,现实却是杨文昊因此红破天际,封为影帝,电影也大红大紫,成为电影界票房最高的文艺片。

杨文昊从此就是片约不断,但是他却推了所有的这些,去接了档综艺叫《街舞之王》,这一下子综艺爆冷,剪辑也是6得很,仅仅出了第三期就是争议不断。

这不,杨文昊刚赶完综艺,又去了北京参加活动,黄子韬等人就追到北京,本来黄子韬这次是没想来的,因为工作室想上新,早赶慢赶的总算抓着时间上新,立刻飞北京和秦夙汇合蹲爱豆,幸好这次来了吧,而杨文昊本人打算回重庆其实是为了打理舞社。他偷偷摸摸和几个老朋友一起开了一间舞社,比如综艺大咖黄景行、电视剧男神王子奇等等,早年其实几个人都一起学过跳舞,幸好不忘初心。

保持初心是件很难的事情,黄子韬最开始是想当武术老师的,后面甚至打算去进修,母亲哭着拦住了他,他只能止住步伐,开了件淘宝店铺,厚着脸皮讨父母借了钱炒房,幸好都是有好的回应,早两年还清了父母的钱,买上了房车年纪轻轻当上了高富帅,可偏偏追了星。

追星嘛,总是要跑来跑去追爱豆的,但是,追女孩子也是这样的,可往往对女孩子的好还没对爱豆来的三分之一热情,生生耽误了人女孩子一年多,最后愧疚的分手了。

女孩子其实没有怨气,她和黄子韬一样很喜欢杨文昊,她说俩人更想闺蜜,无话不说、相互陪伴、共同为了爱豆而奋斗,这么美好,可这偏偏不是爱情。

黄子韬醒得有些恍惚,醒来的时候乘务人员在派发中饭,杨文昊已经醒了,他正看着迷糊的黄子韬,眼中还多了点温柔,这大男孩,说是二十五岁,感觉才二十多一点都夸张了,没有防备心,手机钱包从浅浅的口袋掉了出来都不知道,黄子韬懵懵的也盯着爱豆,杨文昊心生有点尴尬,他揉了揉鼻子,移开视线,把钱包和手机递给了大男孩,“傻乎乎的,东西掉了都不知道?”

黄子韬这才感觉到口袋空空的,抿着唇笑着,乖巧的不行,眼神柔和又缠绵,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桃花眼就是这样,就这么轻飘飘的看着你,就好像喜欢着你,暧昧不清的盛着点点爱意,盛着水色,像是无尽温柔,包括不少女孩子,都是因为这样的眼睛,误以为黄子韬喜欢她。黄子韬却不知道,她们嘴里那么深情的眼神,到底是啥样的。

现在,黄子韬也是这么看着杨文昊,这次是带着对爱豆爱慕、羞涩之情,像个少女,说出的话却是,“昊昊,谢谢里啊。”带着浓浓的青岛口音,硬生生破坏了这种旖旎。

杨文昊一怔,接着低头笑着,太可爱了,三十多年就没碰到过这么好玩有趣的大男孩。

“你叫什么?”杨文昊低沉的声音,略带睡醒的沙哑,他那眼神现在没了冷漠,只剩下趣味和逗弄的意味。

黄子韬刚想回答,空姐推着餐车道,“两位先生,请问要吃饭还是面呢?”

黄子韬要了面条,空姐给了两个餐盒,另一个有着面包、水果干、蛋糕还有榨菜和餐具,空姐还贴心的再一次倒上了饮料。

杨文昊本来没什么胃口,见黄子韬眼神亮晶晶的拿了份面条,他好笑的也拿了份。

“食用愉快!”空姐笑眯眯的离开。

面条是用鸡肉、白菜、红胡萝卜炒的,分量不少,味道还OK,黄子韬吃得挺开心的,杨文昊也跟着吃了不少。

俩人边聊着,黄子韬喝了口可乐,“昊昊最喜欢哪个队员呀?”杨文昊对这种问题早就对答如流,“比较喜欢你。”黄子韬一愣,接着眯着眼睛笑着,嘴巴更加像猫唇了,“昊昊也这么调戏女孩子吗?”

杨文昊坏心眼的说,“就这么调戏你。”

轰的一声,一个甜心炮弹砸中了小粉丝的心里还冒着粉红色的烟雾。

杨!文!昊!你!他!妈!睡!粉!吗!

追随Ⅱ

设定大概是跳舞出身红破天际攻×小小小小小粉丝受

前文戳tag

点点红心推荐评论我爱你们

链接评论

————————————————————

听说杨文昊飞去了巴黎。

黄子韬打算打道回府,他是一名网店店主,卖得是服装,叫The H,生意不错,一直有着自己的风格,这次跑出来一直得空就打理店铺,回去之后要立刻赶去工作室。

送秦夙进了火车站后,黄子韬转头就去了飞机场,昨晚睡得很舒服,现在精神抖擞的很,打了把游戏还有10分钟就差不多该上飞机。

黄子韬整理好东西,因为是头等舱的缘故早早过了检查上了飞机,他坐得位置是靠窗,行李因为太大托运了回去,就一个小包,随手把包放上去然后就扣上安全带发呆。

人陆陆续续的上来了,摸出手机回了几个朋友消息,黄子韬点进群看着群里瞎扯。

桃桃蜜糖水:我上飞机啦!

翠花:关我屁事

蚊子:你们男人最恶心了

芝士:男人都是骗子

桃桃蜜糖水:???疯了吗

迎宾:@桃桃蜜糖水 杨文昊本来要说去巴黎,结果又去了重庆,然后我们群没有人是重庆人

刀刀:他们脑阔有问题不要理他

群群:你们尽情追,我高中生没有人权

蚊子:桃桃回青岛吗

桃桃蜜糖水:我……我去重庆

蚊子:!!!

十八:!!!

芝士:!!!

翠花:!!!

夜莺:……干什么?

刀刀:破坏队形!撤回夜莺!

夜莺:委屈得想打人

第一秃:!!!

十八:第一反射弧太长了吧ᕙ(`▿´)ᕗ

南南:桃桃,这就是缘分啊,我偷偷摸摸站一下好桃

十八:桃桃是gay吗?

桃桃蜜糖水:钢铁直男谢谢

芝士:是好OK钢铁直男

怼怼:钢铁直男我就直播胸口碎大石

蚊子:我直播看王子奇洗澡

翠花:你这个梦到底要做多久

蚊子:我从今天开始喝王子奇洗澡水

芝士:……怪恶心的啊蚊子

蚊子:你懂个屁

十八:打起来打起来

迎宾:打起来打起来

刀刀:打起来打起来

桃桃蜜糖水:女人都是二傻子

黄子韬说完后立刻关了手机,旁边还是空荡荡的,头等舱只有零星几个人,马上快起飞了,身旁才有人坐下来。

他瞪大了眼睛,旁边的男人长得很俊,酷酷的穿衣风格,眼睛沉着平淡冷静,透着股莫名的冷淡,烟草味又带来炽热的感觉,两种气质夹杂一起,迷人至极。

黄子韬感觉口舌干燥,男人手拿着墨镜,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他忽而皱起眉头,两人就对视半天,黄子韬蹭得脸红了,他无声的张口做了个口型——你是杨文昊吗?

杨文昊的大嘴唇子今天涂了唇膏,看起来湿润美好,他一笑,那白皙修长的食指抵住了丰满性感的嘴巴,“嘘——”

黄子韬猛的点点头,“你怎么……”他还没说完,乘务员就走过来检查安全带有没有扣好以及手机有没有开飞行模式。杨文昊戴上墨镜,压低了帽子。

也传来了空姐动听的声音,“本次航班即将起飞……”黄子韬捏了捏衣服,他强装冷静的看着杨文昊,“我能和你合张影吗?”

杨文昊看着这个小粉丝,他终于想了起来,昨天活动结束,那个人群中最好看的男孩子,脸蛋那么红,浑身湿漉漉的,他笑了笑,“规定不可以,”瞧见黄子韬瞬间失落,他坏心眼的又开口,“但是我俩可以偷偷摸摸合照,不能发给别人,上传到社交软件。”

黄子韬立刻欢欣跃雀,连声道好,他激动的拿出手机,非常gay里gay气的使用了B612,杨文昊自然的凑过来,他礼貌性的摘下墨镜,黄子韬的笑容有点僵,但是他长相漂亮,今天还挺臭美的画了眉毛,涂了防晒霜的缘故,还有点白,特别上镜。

拍完了后,杨文昊嗅了嗅,他有些诧异,“你喷了香水吗?”黄子韬有点羞涩的点头,“对我挺喜欢香水的。”他声音黏糊糊的,整个人乖巧的不行。

杨文昊好笑的看着这个大男孩,看起来才20出头的样子,可爱的冒泡泡,他很少用可爱这个词形容别人,还是一个男孩子,桃花眼水汪汪的,嘴巴看起来软软的,唇形像猫唇,好像涂了唇彩?声音也软软的,很可爱,非常可爱。

杨文昊刚想再说点什么,被走过来的空少打断了,“两位先生,喝点什么?”黄子韬拿了杯橙汁,味道很酸,他皱起了眉头,又不好意思再提,杨文昊看在眼里,转头对着刚要走的空少微笑道,“麻烦给这位小朋友换杯……”刚想说纯净水,想了想这个年纪的小朋友都比较喜欢喝碳酸饮料,“可乐吧。”

空少接过杯子,丢进车内垃圾桶,依言重新倒了杯可乐,黄子韬嘿嘿一笑,“谢谢你。”

杨文昊戴上墨镜,“小事。”

“不过,”黄子韬皱了皱鼻子,“我不是小朋友,我已经25岁了。”杨文昊看着黄子韬胶原蛋白满满的脸,这个率直的大男孩,说话、长相都是看起来20多一点,居然25了。

杨文昊又想起黄子韬的话,觉得自己身为一个33岁的老男人,应该宠粉,于是好言道,“好好好,你不是小朋友了。”

黄子韬眯着桃花眼,笑的很漂亮,杨文昊在娱乐圈这么久,见过的妖魔鬼怪、天仙善佛那么多,哪见过这么好哄的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描述词那么多,此刻这剩下了这一种。

杨文昊昨晚睡得不咋地,凌晨3点才睡,6点又爬起来赶活动,下午匆匆赶飞机回重庆,实在熬不住了,他打了个哈欠,黄子韬见了,想起爱豆的黑眼圈,“昊昊你快睡一会吧,昨天肯定又很晚。”

杨文昊动作一僵。

昊昊?港真,长这么大,叫他昊子的很多,这是头一个叫他叠词的,他也从来不叫别人叠词的昵称,很不swag,他一个街舞出身的酷小哥儿……刚想跟大男孩说能不能叫我昊哥昊子。

但是,男孩子眼睛水水的,亮亮的,不灵不灵的,特别好看,卧蚕软趴趴的,本来,有着这么妖孽的眼型配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型是很违和的,加上这人软乎乎的性格,怎么样都是奇怪的,结果,这个男孩子却美极了,居然没当明星,眼睛清澈无浊地、乖乖巧巧的看着他,他叹口气,宠粉宠粉,“行,那我睡一会,不过呢……”黄子韬疑惑的看着他,“昊昊这个称呼一点都不帅,只有你可以叫,乖。”说着他摘下墨镜,单眼皮的眼睛闪烁着笑意,他待上眼罩睡去。

徒留黄子韬一个小粉丝甜蜜的红着脸。

什...什么嘛......

小甜饼6

口红大概是——
粉色,红色,深红色。
18岁的有文化想。
那时候如果有人问有文化信不信有人给他涂蓝色口红他会心甘情愿非常宠溺。
社会大哥有文化大概会教他做人。
听你妈放屁口红哪里有蓝色的。
直到好兆头坏趣味满满的搂着他给他涂口红式,有文化是绝望的。
那能怎么办,他看着嘚瑟的好兆头。
当然是——
宠着呗。



























































没有啦,每次写不出文的时候就去写一个小段子,甜饼已经没有啦,以后可能还会有,爱你们💩💩💩💩💩

小甜饼5

演唱会过后,蛋蛋问有文化,你晓得莫是叮当猫吗?
有文化点头。
蛋蛋说,里就四个盯韬猫。
有文化一脸懵逼,回家偷偷摸摸用小号上了好桃超话的时候,满屏的忍不住的回头看,他才晓得他自己有多痴汉。
冷静的喝了口咖啡,有文化决定舔舔屏。

小甜饼4

有文化也是服了自己,自从认识了好兆头,就天天有事没事的微博搜一搜,本人摸一摸。
从脑袋到脖颈,从手指尖到小腿根,从脸颊到锁骨。
他每一样都碰了。
说好兆头得了肌肤饥渴症,有文化想,他可能也被传染了。

小甜饼3

好兆头可爱打游戏啦,无论是王者荣耀还是吃鸡再或者现在流行的杀鸡,每一样他都拼命砸钱玩。
认识了西泡泡校队的成员后,他也天天嚷嚷着和他们一起玩。
有文化见了,面上不屑一顾打着他的斗地主,私下里也跟着偷偷摸摸的练习,结果王者荣耀被举报的封号,吃鸡也是天天落地成盒,最后只能玩杀鸡。
可惜了,真的是没有天赋。
再一次好兆头尖叫着“杰克!抱我!公主抱!”,有文化黑了脸,直接一用力抱起了好兆头。
在有文化深情款款的眼神中,好兆头迟疑地说,“哥您也是上了年纪的……腰还是别……”
当天,有文化就让好兆头知道了他的腰,到底有没有上了年纪。

小甜饼2

有文化是知道好兆头喜欢首饰的,与好兆头不同,有文化更偏爱帽子、头巾这种装饰。
他其实也有不少的首饰但是也没有好兆头来的多。
有文化也是非常喜欢好兆头的,按耐不住心思他强装镇定的要了钉子戒指的链接,他拍下了银色的那款。
和喜欢的人买一样的东西,这种做法有文化好像在哪见过,苦苦思考一番。
哦,他那17岁的小表弟。

小甜饼1

“我想找好运摆头是因为他把我的兄弟五子棋给淘汰了。”有文化顿了顿,瞟了一眼笑意浓浓的好兆头。
台下的万千欢呼声听不见也看不见了,只看见好兆头悄咪咪的给他比了个心。
有文化压下心里一阵甜蜜,悄悄在心中补充道——
也是为了证明,我比好运优秀。